粟米麻辣烫

不用关注 有产出会打tag的 承蒙喜爱
一个卖安利跟存脑洞的地方,磕的东西真的很多。
墙头很多,并不一定哪天写了什么
再说一遍 我磕的真的多

【磊源】暗夜的雄狮(HPAU)1&2

格兰芬多(狮院)x 拉文克劳(鹰院)

(小)里奥·吴×(小)若伊·王

...这也是一年前的存稿,王牌让我想起来了这个,此时不发更待何时。(虽然王牌里小圆还是格兰芬多了略残念)

发完这一章 那就真的没有存稿了...可能也没有谁记得前篇讲的什么了(我自己也不记得了)综合一下一起再发一遍。


《暗夜的雄狮》

00

霍格沃兹——可能不止霍格沃兹——每个学校每届学生中总有一个或几个璀璨的星。在同级学生中,大概作为传奇存在,精神领袖样的人物。而霍格沃兹的这一届新生中,担任这一角色的,却是两个来自东方的少年。

01

以绝顶聪明作为招收标准的拉文克劳,一向是来自华国学生的归宿,所以当黑发墨眼的若伊·王最终被分院帽分到拉文克劳时,并没有人表现出多么吃惊。

十一岁的若伊,脸上肉肉的稚气未褪,开朗又健谈,很快在长桌上就与拉文克劳的学生打做一团,新交的伙伴纷纷表示难以驾驭若伊中文名字的发音,于是还是统一决定叫他若伊。

若伊其实并不怎么在意别人如何称呼他,他仍是在兴奋于眼前一切的神奇景象——悬浮的蜡烛,凭空出现的食物,四处游走的幽灵——甚至他连身上巫师的袍子都还未适应。若伊的父母都是麻瓜,而他有记忆起就知道自己拥有什么样的超能力——他不认为那是魔法,在未收到霍格沃兹的录取通知书前他始终认为他会成为X战警什么之类的。

若伊将一直不断熟悉这陌生土地的一切,直到他成为整个学院成绩最优异的年轻巫师。而我们另外一位主人公的出场就没有那么普通了,他的入学从一开始就是一件受人瞩目的事情。

大概是在霍格沃兹的历史上,不少名字简单到烂大街的学生却有一番傲人的成就,所以里奥·吴的命运也就不甘于平凡。当然,名字简单并不是他一入学就受人瞩目的原因。

里奥出身于东方最古老的巫师家族。

若说西方的巫师为了延续后代总要与麻瓜通婚故而没有绝对纯血的话,那么东方的吴家恐怕是千百年来血统最纯正的家族。

东方将巫师奉为神圣,血统更是不可侵犯,吴家一脉以血统为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子孙虽少,却留下了基因最好一脉纯正血统。吴家的魔法虽属东方派系,却又自成一体,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有多强大。自五十年前,吴家举家搬到英格兰,霍格沃兹魔法学院不止一次向吴家的幼年巫师发出邀请,而里奥却是第一个正式踏入这所学校成为学徒的吴家人。

里奥是所有新生里面第一个戴上分院帽的,大帽子戴在他头上几乎要盖住他的眼睛。

“哦,我从未见过血统这么纯正的巫师!”分院帽夸张的语气引起了在座所有学生的目光,尤其是斯莱特林的学生们,眼睛几乎闪着绿光。

高台上的里奥眼睛里对发生的一切表现出好奇——每个初到霍格沃兹的孩子都是这样。但不同的是里奥毫无紧张的姿态透出优雅,气质是任何一个普通刚满十二岁的孩子都不会有的儒气,那是千年华国文明的沉积与英格兰绅士精神的结合。

“嘿,那个是吴家的孩子吗?”

“是他!哦天哪,我在《预言家日报》上看过他,是伍斯特·吴的长子!!”

“来自东方的巫师今年来到了霍格沃兹!!”

“他一定是属于斯莱特林的!”

“斯莱特林!斯莱特林!斯莱特林!!!”

“斯莱特林!斯莱特林!斯莱特林!!!”

杂乱的议论声变成了斯莱特林学生的一齐高喊,邓布利多拿银叉敲了敲杯子才安静下来。

“没错,他是应该属于斯莱特林…”分院帽的语气透着迟疑,它安静了一会儿“但是更适合他的是……格兰芬多!!”

话音落下,大堂里炸开了锅,格兰芬多学生强烈的喝彩声压过了斯莱特林学生遗憾与不解的叹息。

邓布利多注意到里奥下台的时候向分院帽和教授们鞠了一躬致谢——历年来在兴奋与好奇中的孩子们几乎没有这样做的。而后面许多分完院的孩子也同里奥一样鞠躬致谢,这是霍格沃兹前所未有的。

里奥·吴在十二岁的开学典礼上,已经开始初步展现他的引导力了。

而里奥并不知道他做了什么,除去那些他深入骨髓的气质和礼仪,他仍只是一个对新环境充满好奇的男孩,坐在位子上与凑过来的学长打招呼,并兴奋的问了些事情,又继续关注下一个参加分院的学生。

接下来的分院进行的非常顺利,里奥很快就看到了最后一位,那与他一样是来自东方的少年,没错就是我们的若伊。

说起来里奥先前见过他一面。

一天前,对角街。

若伊与他的父母在挑选魔杖,他的父母虽然是麻瓜,但些并不妨碍他们是非常富有的麻瓜,他们手里拿了包括猫头鹰薇尔思在内的许多东西,魔杖大概是最后一站。

奥利凡德先生在为若伊挑选合适的魔杖让他试用,奥利凡德看起来很喜欢若伊,不停的向他介绍着每个魔杖,和他曾经卖出的魔杖的故事,他骄傲的重复着:“我记得所有我卖出的魔杖!”。最后是一根黑檀木凤凰尾毛十一英寸的魔杖选择了若伊。

他们挑选魔杖时,里奥就站在一旁等着,将一切看在眼里——若伊在流利的英语与好听的汉语之间切换使他感觉亲切无比。而他承认,若伊最后拿到自己的魔杖,冲父母那带有撒娇意味的甜甜一笑,让他想,一定要与这个男孩成为朋友,他从来没有这么强烈的欲望想与谁成为朋友。

顺便一提,那天最后,选择他的,是一根桃木龙神经的十寸魔杖。

里奥很快回忆起这段并不遥远的记忆,看着台上头顶分院帽的男孩,手不自觉的摸上腰间的新魔杖,心里默念“格兰芬多,格兰芬多,最好是格兰芬多,一定要是格兰芬多!”

当然结果我们都知道,聪明的若伊毫无疑问被分到了拉文克劳。

“唉!”里奥放下了腰间的手。

但是其实拉文克劳也不错,因为格兰芬多与其长桌相邻,里奥看若伊走下台坐在与他背靠背的位子上。席间里奥吃着凭空出现的食物,听若伊跟学长聊天问东问西,讲自己的家庭又时而哈哈大笑。

正餐用完变成糖果跟冰淇淋时,里奥觉得到了搭讪的好时机,他转过头拍了拍面前若伊的肩膀。

若伊回头的时候嘴里还含着冰淇淋的勺子,看到眼前的里奥瞪大了眼:“嘿!里奥·吴!我知道你!!”

“我的祖籍也是华国,你不用叫我里奥,可以叫我,吴磊。”里奥用熟练的中文说。

若伊在异国找到可以讲国语的伙伴显然很开心,他用中文回:“那你可以叫我王源,刚刚我教他们发音他们都发不清楚呢。”

里奥心想,你刚才聊天的时候我都听到了。但是这不能讲出来,偷听别人讲话可不是有礼貌的行为。

两个来自东方的巫师就这样开始了他们的第一次交谈,于此同时,也是这趟魔法之旅的开始。


02

虽然里奥与若伊的友谊有着良好的开端,但似乎过程并不是那么顺利,在第一学期结束的时候他们都不是对方最好的朋友。

那主要是由于一学期以来格兰芬多与拉文克劳一起上的课程实在少的可怜,并且还大多排在了刚开学的时候——那时新生对陌生的魔法科目的好奇远大于与其他院的学生交朋友——至少对于我们对一切充满渴求的可爱少年若伊来说是这样。

若伊没怎么留意过全校最受瞩目新生里奥·吴在共同课堂上的表现——当然,因为头衔太多光环太强里奥做什么都是最优秀的他也认为这是理所应当。而里奥却似乎在这仅有的几次共同课程中对若伊更加着迷。

第一次的共同课程是保护神奇动物课,海格分给他们的学习任务是哄一只拥有三只眼睛且性格暴躁的兔子睡觉。

“听好,孩子们,当你抱住布比兔的时候他会感触到你内心的波动,只要你心中有不平静的因素,布比兔就会睁开他第三只眼睛。到那时候,祈祷你不被他折腾的狼狈不堪吧!”

第一次上课的新生心情总是躁动的,带着兴奋与不知所措。

第一位试图催眠布比的以头发全乱并撕裂了袍子为下场,海格捉住布比兔安抚了一会儿,布比兔闭上了他的第三只眼睛,海格再将他交给第二位。第二位甚至比第一位还要不堪,布比兔跳出了他的可控范围,在全班乱跳。

学生们四处闪躲,海格正试图捉住布比兔,但他庞大的身躯显然不敌布比兔敏捷的跳跃,教室里瞬间一团糟。布比就在此时毫无预兆的纵身朝若伊扑去,若伊原本站在墙角,无处可躲,只由布比兔一头撞到他的身上。被高速物品撞击的钝痛感瞬间袭来,若伊下意识的伸出臂膀揽住。

布比兔看起来好像用力过猛,在若伊怀里一动不动。课堂上的学生们看到若伊捉住了这只活泼的祸害,以拉文克劳的学生们带头喊起了若伊的名字。海格正向若伊走去,预备在他手中接过布比兔。而听到学生欢呼就皱起眉的里奥却发现布比兔睁开了他血红的第三只眼。

“停下!快!安静!!”里奥大声喊出来。不一样的声音突然冒出,并且是来自里奥·吴的命令,大部分学生下意识闭上了嘴,教室里瞬间安静下来。

而此时的若伊确实非常紧张,因为他感觉到怀里的布比兔开始不安分的蹬腿。海格的话冒出脑海——当你抱住布比兔的时候他会感触到你内心的波动。“静心,王源儿,这没什么可怕的,静下心来,不过是一只可爱的小兔子,没事的。”若伊在心里默念。

他深呼吸感觉心里那点恐惧与兴奋渐渐平息,不断扑腾的布比兔也安静了一些。若伊回想海格安抚布比兔的动作,他从头到尾慢慢清抚布比兔白色的软毛,感到一股暖流从手中散发出来。没一会儿,布比兔三只眼全部闭上,靠在他手边,睡着了。

若伊小心翼翼的将布比兔交到海格手里,抬起头对上海格欣慰的眼神,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他感觉全班的视线都集中他的身上,全身的血液都冲到脸上。而那时的他还无法从中分辨出里奥炽热的目光。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