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米麻辣烫

不用关注 有产出会打tag的 承蒙喜爱
一个卖安利跟存脑洞的地方,磕的东西真的很多。
墙头很多,并不一定哪天写了什么
再说一遍 我磕的真的多

【彦丞】一个我朋友的故事

 @all丞写手墙 

※没什么意思 是可以略过这篇看别的太太的短篇速打

※不走链接了!

※小丞成年快乐



     《一个我朋友的故事》



       我朋友喜欢一个人喜欢了很多年。


       说是很多年,但其实要数还是数的出来年头的,毕竟从他与那个人相遇算起也并不太久。


       讲他们的故事我可能还要讲很久,总不能一直那个人那个人的叫,我就称那个人F吧。


       我朋友说他跟F是在冬令营认识的,说冬令营有点好笑,这个冬令营足足有二十二个月那么长,但是介于我朋友一度以为他的这段旅程在过完第一个冬天就会结束,还是执意把这二十二个月叫做冬令营。


       冬令营开始的前三个月,我朋友其实跟F一点都不熟。那时候F还是个小孩子,刚到冬令营怕生显得有些高冷。我朋友也不是热衷结交陌生人的性格,甚至有点神经,把陌生人当做敌人的比例远比隐藏朋友要大的多。以至于后来时间长了,F暴露了自己小孩子脾性,跟许多人打成一片,我朋友却都没怎么跟他讲过话。


       要说我朋友是怎么喜欢上F的,其实经过了一段相当长的经历。


       实际上他们那个冬令营是淘汰制的,第一次离开的人里有我朋友关系很好的兄弟,我朋友其实很伤心,但是他这个人死要面子的,别过脸咬牙用力到甚至整张俊脸都变了形,也不会在公众场合流眼泪的那种人。


       然而我朋友实在架不住整个冬令营一百号人都在悲伤的气氛里抹眼泪,最后还是抽着鼻子悄悄自己一个人落了泪。


       他觉得蛮丢脸的,但人一旦哭起来真的很难止住,眼泪鼻涕摸了一把的时候,F伸了包纸巾在他眼前。


       那天F没有那么难过,跟他相熟的人基本都没离开,他脸上能隐约带着点微笑,在控制不住情绪的我朋友面前,整个透着天使的气息。


       F没跟我朋友讲话,递了纸巾就走了。


       我朋友记这个画面记了很久,在脑海里无限加滤镜美化这个瞬间,最后变成怎样闪着圣光的样子我懒得描述,但是他说他那会儿还没喜欢上F,只是把他从隐藏敌人那一栏里移了出来。


       就当他说的是真的吧。


       后来一段时间里,换了F掉眼泪我朋友却都没有递纸巾的机会。那时候我朋友以为他们很快就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了,没想到后来又纠缠那么长时间。



       我朋友说起他的喜欢,会叹口气说,其实是他先招惹我的。


       因为某些原因,在这个冬令营的后十八个月F和我朋友不可避免的熟起来。F意外的对我朋友擅长的冷笑话格外着迷,兴致好的时候就缠着他听他讲企鹅会冷骆驼会热绿豆会变扁豆的冷笑话。


       这导致我朋友引以为傲的冷笑话库存一度紧缺。


       这种私下里不知不觉的关系拉近,藏都藏不住。那时候很多人说第一次知道我朋友会幼稚的无缘无故解F鞋带。


       要问我朋友为什么这么幼稚,他还想问F为什么在别人讲话的时候悄悄用小指勾他的手背,为什么喜爱拽他衣服长长的带子,为什么总是凑到他身边捂住麦克风讲悄悄话,为什么在牵手鞠躬的时候偷偷紧握他的手。


       这些不胜枚举的小细节在我朋友动机不纯的眼里,都变成被喜欢的标志,我朋友很轻易就昏了头。


       是哪一次被磨蹭着掌心的指尖拽进暗恋这个大网的,我朋友已经记不清楚了。他在这个网中被困的够久了,却迟迟没有蜘蛛爬来吃他。


       事实上不是被困,而是他自己不想离开。


       有无数次我朋友在喧嚣中握住F的手喊着专属于他们的听起来有些幼稚的口号拇指覆盖在F虎口的纹身上,他都以为他们会一直这样走下去。


       然而昏过了那个时刻,我朋友还是个清醒的人,他清楚的知道他们的冬令营从一开始就是倒计时,有无数人在倒数计算着他们离开的时间。


       十八个月很快,我朋友意识到这可能是最后一次能够在几千人面前用自己的手指盖住F手上那个熟悉的纹身时,他费了大把精力忍了一个小时的眼泪还是没控制住。


       还是那句话,我朋友是个死要面子的人,泪都落了他能怎么办,只能鞠着躬不肯抬头,当然也不肯撒开跟F牵着的手。


       台下有很多人在喊那个今天往后只能在前面加个元字的组合名,我朋友其实想说别喊了让他先把泪止住,但怎么想都是最后一次这样听到这个名字,就只能留着眼泪跟着她们一起念出声。


       大概念到第五声,我朋友右手牵着的人撒手拥抱了他,用听着就满是哭腔的声音说。


       "林彦俊这次我没纸给你了。"


       我朋友的天使把下巴搭在我朋友肩膀,有泪水滴在他白色的衬衫上。这位天使F显然忘记自己脸颊上还挂着麦克,他这句话瞬间响彻整个千人场馆。


       F害羞埋头的样子成功逗笑了我朋友,这句话也在当天晚上荣登热搜榜前几位。


       但是绝大部分看过这条热搜的人都不知道,在这之后F捂住麦克问我朋友。


       "林彦俊我以后还能在你衣服上擦眼泪吗?"


       我朋友那一刻再听不到台上台下的喧嚣,只知道自己,完蛋了。




       四月六号对我朋友来说是个永远重要的日子,这么多年过去,每到了这一天就算只有一个人他也会开一瓶酒,悄悄纪念。


       今年四月六号我朋友拔出罗曼尼康帝酒塞子的时候窗外的闪电把整个天空都沁白了,就好像知道那天他终于开了酒柜里最贵的一瓶酒。


       其实那天我朋友是打算停止喜欢F的,他这个人骨子里有种奇怪的浪漫,重要的时刻总要搞的很有仪式感。


       然而他真没想到F拿着他家的钥匙冲到他面前一口气喝了大概有小一千块的红酒,冲散了他营造了好久的仪式感。


       F晕乎乎在他家毫无防备的睡着的样子,简直就把“林那个什么俊我不准你不喜欢我了”写在他眼前了。


       我朋友只好把罗曼尼康帝又重新放回酒柜。


       对不起我写完这一段才想起来给我朋友的名字友情打个码,前面好像有一次忘记打码了,懒得改了就当没看到吧。


       彼时F的年龄也不小了,但还喜欢抱着软软的玩偶睡觉,我朋友家里为此备着好几个长得有点智障的独角兽。看F抱着独角兽翻了个身,我朋友去网上搜了最重要的那个四月六日他自己的照片。


       这种东西他一搜能有几百页的相关图片页面,他翻着翻着看到想要的那一张。


       白发的我朋友与一头张扬红发的F在人群中紧紧相拥。那其实是我朋友有迹可循的与F最早的一次亲密接触。


       我朋友把屏幕上那张照片放大缩小保存又删除,最后熄了屏幕拿了条软塌塌的薄被给F盖上。




       或许,我朋友还会喜欢这个人喜欢很多年。



-END-


(本文可去掉朋友二字自行调整主语观看)


感谢观看


下一位打扰了 @风雨琳琅都是你 


评论(9)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