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米麻辣烫

不用关注 有产出会打tag的 承蒙喜爱
一个卖安利跟存脑洞的地方,磕的东西真的很多。
墙头很多,并不一定哪天写了什么
再说一遍 我磕的真的多

《像夏天一样的女朋友,你一样的男朋友》1-5

《像夏天一样的女朋友,你一样的男朋友》1-5


 

一切的故事开始于我有一个朋友。

 

1

 

我听艾南讲了很多个故事,有真的有假的,关乎于自己的,还有一些从未相识之人的。他更喜欢讲他自己的故事,大多数关于爱情。

 

不得不说艾南有一副好皮囊,而且Q软润滑。捏起来甚至像是果冻。

 

所以,他五岁就被小姑娘亲了,开始了第一个爱情故事,并且日后姑娘络绎不绝,一发不可收拾。

 

那些故事一个一个写下来,够村上春树写一本《全是女人的男人》,厚度大于新华字典。

 

我从喜欢听艾南讲他的前女友,到一只耳进一只耳出权当念经。可是有个人却听他讲啊讲啊讲啊,一直到他们分离,从未厌烦。

 

我也曾经问过杨彼“你永远不会烦艾南?”

 

 “会啊” 杨彼抬头“只不过还没到时候啊。”

 

 

2.

 

杨彼对艾南了解到令人发指的地步,包括艾南部里新入的干事长什么样子,腿多长,喜欢吃什么。

 

甚至还有丁丁的完全长度。

 

我一般别过脸又竖起耳朵听他们讲这些事情。

 

 

3.

 

杨彼比艾南要高两三厘米,却因为长相更清秀,看上去更柔弱一点。

 

一米八三的男生能用柔弱形容的也不多。

 

然而杨彼却不娘气,清秀里面多的是斯文,有一次见杨彼脱了校服穿了休闲西装,我简直哭着喊着跪着要嫁。

 

比起艾南经常为姑娘,或者学生会勾心斗角的关系烦躁,杨彼像是从来没有过脾气。听艾南皱着眉叽里呱啦讲那些事情。

 

艾南经常讲着讲着,下巴抵在杨彼的肩膀,炯炯的看着杨彼的脸说“还是杨杨好。”

 

4.

 

杨彼对艾南是真好。

 

不止是随时当艾南的垃圾桶。

 

帮艾南整理装订一发一大堆的学案,给经常学生会开会来不及吃饭的艾南买好饭。

 

音乐教室,艾南不愿听课,侧身躺在杨彼大腿上睡觉,下课时,杨彼叫醒艾南的声音都轻柔的要命。

 

买铁盒收好姑娘们给艾南写的信。

 

那个时候,我正处于见到两只小公狗并排走在一起都能脑补出一圈粉红泡的阶段,艾南跟杨彼作为我整日接触的最多的男性,大概同等于一部校园耽美小说。

 

然而很久以后,我才问到杨彼“你喜欢过艾南吧。”是开玩笑的语气。

 

杨彼笑笑“是啊。”

 

“… …”

 

“可惜,他叫艾南,却不爱男。”杨彼还是笑笑。

 

艾南从KTV包厢外走进来,胳膊搭在杨彼肩膀上,灌了口啤酒。

 

“你,别老带坏杨杨。”艾南反手照我背一拍。

 

我还懵着,只翻了个白眼。

 

杨彼拿过艾南手里的啤酒,对嘴也是一口,又朝我挑挑眉。

 

 

5.

 

朦朦胧胧的东西被戳出了一个偌大的泡,变成一个玻璃球,所有的秘密包在里面,触手可得又昭然若揭。然而只敢捧在手心里。

 


 

TBC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