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米麻辣烫

不用关注 有产出会打tag的 承蒙喜爱
一个卖安利跟存脑洞的地方,磕的东西真的很多。
墙头很多,并不一定哪天写了什么
再说一遍 我磕的真的多

lofter终究是个承受我絮絮叨叨的地方。

一个很平常的深夜,突然变得不一样了。
搞呕以来一切都很忙,朝着我未曾预知的方向发展着,大概有两年我每天都点无数遍的tag有很久都没有再点开过。

久违的点了喜欢的作者的首页,却意外看到退圈声明。
啊还是几个月前的事情了

是什么心情。

第一次有幸看到她作品的时候她首页是一篇封笔声明,有些惋惜少了位这么优秀的写手为两位先生在平行世界创造故事。后来再次出现,真的惊喜。

了解到其实是一位喜欢分享自己生活的写手,隔着屏幕看到她毕业看到她收到offer看到她身体出现问题看到她手术顺利。

我不是她的朋友,甚至不是她的热心读者(不热衷等她的更新不曾评论里表白鼓励她表达过最多的不过是点了左下角的小红心),她的文字是全世界千万亿缕的线中一根极细极细的线,不知道缠了多少圈,只不过她紧握一头我虚虚握另外一头。

是我先松了手,所以她什么时候也松了手我都不知道。

网络情缘一线牵,断了就再也找不到了。

深夜的这一刻我有点难过,但是明早起来又会被繁杂的事情挤满脑袋,再也记不起来现在的情绪。

网络情缘一线牵,要断也很简单。

感谢所有我看过用心写下的文字的作者,每一个字能出现在我眼前都是极其不容易的事情。
也感谢所有看过我文字的读者,曾点下tag点进每一篇文章,都是穿过混成一团的千万缕细线,曾盈盈握住了我的这跟颜色并不鲜艳的线。

这跟线不会不断的。

社交网络永远是个让我分散现实生活精力的工具而已。

但是诚心希望这根脆弱的线还能撑一会儿的时候,我们都是快乐的。

毫不犹豫的打了半小时字也不知道打了点啥,脑子里有了什么就打了什么吧。

就是个絮叨。

结束,睡觉。

(6.18看到又有人离开 所以把这篇放出来看 唉)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