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嘿嘿嘿

不用关注 有产出会打tag的 承蒙喜爱
一个卖安利跟存脑洞的地方,磕的东西真的很多。
墙头很多,并不一定哪天写了什么
再说一遍 我磕的真的多

【彦丞】恋爱确实好难

※一个摸鱼
※《恋爱好难》的番外 时间线大概一年后
※单篇独立观看√
※重度ooc

第一话
第二话
第三话
第四话
(有下载APP的建议APP内观看 链接好像图片格式跟文字格式有的时候有一点点问题)

感谢观看੭ ᐕ)੭*⁾⁾不要骂我੭ ᐕ)੭*⁾⁾

【彦丞】一个我朋友的故事

 @all丞写手墙 

※没什么意思 是可以略过这篇看别的太太的短篇速打

※不走链接了!

※小丞成年快乐



     《一个我朋友的故事》



       我朋友喜欢一个人喜欢了很多年。


       说是很多年,但其实要数还是数的出来年头的,毕竟从他与那个人相遇算起也并不太久。


       讲他们的故事我可能还要讲很久,总不能一直那个人那个人的叫,我就称那个人F吧。


       我朋友说他跟F是在冬令营认识的,说冬令营有点好笑,这个冬令营足足有二十二个月那么长,但是介于我朋友一度以为他的这段旅程在过完第一个冬天就会结束,还是执意把这二十二个月叫做冬令营。


       冬令营开始的前三个月,我朋友其实跟F一点都不熟。那时候F还是个小孩子,刚到冬令营怕生显得有些高冷。我朋友也不是热衷结交陌生人的性格,甚至有点神经,把陌生人当做敌人的比例远比隐藏朋友要大的多。以至于后来时间长了,F暴露了自己小孩子脾性,跟许多人打成一片,我朋友却都没怎么跟他讲过话。


       要说我朋友是怎么喜欢上F的,其实经过了一段相当长的经历。


       实际上他们那个冬令营是淘汰制的,第一次离开的人里有我朋友关系很好的兄弟,我朋友其实很伤心,但是他这个人死要面子的,别过脸咬牙用力到甚至整张俊脸都变了形,也不会在公众场合流眼泪的那种人。


       然而我朋友实在架不住整个冬令营一百号人都在悲伤的气氛里抹眼泪,最后还是抽着鼻子悄悄自己一个人落了泪。


       他觉得蛮丢脸的,但人一旦哭起来真的很难止住,眼泪鼻涕摸了一把的时候,F伸了包纸巾在他眼前。


       那天F没有那么难过,跟他相熟的人基本都没离开,他脸上能隐约带着点微笑,在控制不住情绪的我朋友面前,整个透着天使的气息。


       F没跟我朋友讲话,递了纸巾就走了。


       我朋友记这个画面记了很久,在脑海里无限加滤镜美化这个瞬间,最后变成怎样闪着圣光的样子我懒得描述,但是他说他那会儿还没喜欢上F,只是把他从隐藏敌人那一栏里移了出来。


       就当他说的是真的吧。


       后来一段时间里,换了F掉眼泪我朋友却都没有递纸巾的机会。那时候我朋友以为他们很快就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了,没想到后来又纠缠那么长时间。



       我朋友说起他的喜欢,会叹口气说,其实是他先招惹我的。


       因为某些原因,在这个冬令营的后十八个月F和我朋友不可避免的熟起来。F意外的对我朋友擅长的冷笑话格外着迷,兴致好的时候就缠着他听他讲企鹅会冷骆驼会热绿豆会变扁豆的冷笑话。


       这导致我朋友引以为傲的冷笑话库存一度紧缺。


       这种私下里不知不觉的关系拉近,藏都藏不住。那时候很多人说第一次知道我朋友会幼稚的无缘无故解F鞋带。


       要问我朋友为什么这么幼稚,他还想问F为什么在别人讲话的时候悄悄用小指勾他的手背,为什么喜爱拽他衣服长长的带子,为什么总是凑到他身边捂住麦克风讲悄悄话,为什么在牵手鞠躬的时候偷偷紧握他的手。


       这些不胜枚举的小细节在我朋友动机不纯的眼里,都变成被喜欢的标志,我朋友很轻易就昏了头。


       是哪一次被磨蹭着掌心的指尖拽进暗恋这个大网的,我朋友已经记不清楚了。他在这个网中被困的够久了,却迟迟没有蜘蛛爬来吃他。


       事实上不是被困,而是他自己不想离开。


       有无数次我朋友在喧嚣中握住F的手喊着专属于他们的听起来有些幼稚的口号拇指覆盖在F虎口的纹身上,他都以为他们会一直这样走下去。


       然而昏过了那个时刻,我朋友还是个清醒的人,他清楚的知道他们的冬令营从一开始就是倒计时,有无数人在倒数计算着他们离开的时间。


       十八个月很快,我朋友意识到这可能是最后一次能够在几千人面前用自己的手指盖住F手上那个熟悉的纹身时,他费了大把精力忍了一个小时的眼泪还是没控制住。


       还是那句话,我朋友是个死要面子的人,泪都落了他能怎么办,只能鞠着躬不肯抬头,当然也不肯撒开跟F牵着的手。


       台下有很多人在喊那个今天往后只能在前面加个元字的组合名,我朋友其实想说别喊了让他先把泪止住,但怎么想都是最后一次这样听到这个名字,就只能留着眼泪跟着她们一起念出声。


       大概念到第五声,我朋友右手牵着的人撒手拥抱了他,用听着就满是哭腔的声音说。


       "林彦俊这次我没纸给你了。"


       我朋友的天使把下巴搭在我朋友肩膀,有泪水滴在他白色的衬衫上。这位天使F显然忘记自己脸颊上还挂着麦克,他这句话瞬间响彻整个千人场馆。


       F害羞埋头的样子成功逗笑了我朋友,这句话也在当天晚上荣登热搜榜前几位。


       但是绝大部分看过这条热搜的人都不知道,在这之后F捂住麦克问我朋友。


       "林彦俊我以后还能在你衣服上擦眼泪吗?"


       我朋友那一刻再听不到台上台下的喧嚣,只知道自己,完蛋了。




       四月六号对我朋友来说是个永远重要的日子,这么多年过去,每到了这一天就算只有一个人他也会开一瓶酒,悄悄纪念。


       今年四月六号我朋友拔出罗曼尼康帝酒塞子的时候窗外的闪电把整个天空都沁白了,就好像知道那天他终于开了酒柜里最贵的一瓶酒。


       其实那天我朋友是打算停止喜欢F的,他这个人骨子里有种奇怪的浪漫,重要的时刻总要搞的很有仪式感。


       然而他真没想到F拿着他家的钥匙冲到他面前一口气喝了大概有小一千块的红酒,冲散了他营造了好久的仪式感。


       F晕乎乎在他家毫无防备的睡着的样子,简直就把“林那个什么俊我不准你不喜欢我了”写在他眼前了。


       我朋友只好把罗曼尼康帝又重新放回酒柜。


       对不起我写完这一段才想起来给我朋友的名字友情打个码,前面好像有一次忘记打码了,懒得改了就当没看到吧。


       彼时F的年龄也不小了,但还喜欢抱着软软的玩偶睡觉,我朋友家里为此备着好几个长得有点智障的独角兽。看F抱着独角兽翻了个身,我朋友去网上搜了最重要的那个四月六日他自己的照片。


       这种东西他一搜能有几百页的相关图片页面,他翻着翻着看到想要的那一张。


       白发的我朋友与一头张扬红发的F在人群中紧紧相拥。那其实是我朋友有迹可循的与F最早的一次亲密接触。


       我朋友把屏幕上那张照片放大缩小保存又删除,最后熄了屏幕拿了条软塌塌的薄被给F盖上。




       或许,我朋友还会喜欢这个人喜欢很多年。



-END-


(本文可去掉朋友二字自行调整主语观看)


感谢观看


下一位打扰了 @风雨琳琅都是你 


【洋毕】一根烟

如题所示

※木子洋×毕雯珺
※我又来为冷cp的tag种草了
※本质想开车罢了 一下午短打

甚是无趣

(小毕前天看秀所产生的脑洞)
坚持不泥毕原则不动摇 (但是或许可以那啥毕)

【彦丞】恋爱好难

*对话体
*ooc 100%
*两话试阅 一个月前搞的了

链接放评论

有天使在评论帮放链接放到第七话了!有缘人可以看一看!
感谢!

试一试是个番外

lofter终究是个承受我絮絮叨叨的地方。

一个很平常的深夜,突然变得不一样了。
搞呕以来一切都很忙,朝着我未曾预知的方向发展着,大概有两年我每天都点无数遍的tag有很久都没有再点开过。

久违的点了喜欢的作者的首页,却意外看到退圈声明。
啊还是几个月前的事情了

是什么心情。

第一次有幸看到她作品的时候她首页是一篇封笔声明,有些惋惜少了位这么优秀的写手为两位先生在平行世界创造故事。后来再次出现,真的惊喜。

了解到其实是一位喜欢分享自己生活的写手,隔着屏幕看到她毕业看到她收到offer看到她身体出现问题看到她手术顺利。

我不是她的朋友,甚至不是她的热心读者(不热衷等她的更新不曾评论里表白鼓励她表达过最多的不过是点了左下角的小红心),她的文字是全世界千万亿缕的线中一根极细极细的线,不知道缠了多少圈,只不过她紧握一头我虚虚握另外一头。

是我先松了手,所以她什么时候也松了手我都不知道。

网络情缘一线牵,断了就再也找不到了。

深夜的这一刻我有点难过,但是明早起来又会被繁杂的事情挤满脑袋,再也记不起来现在的情绪。

网络情缘一线牵,要断也很简单。

感谢所有我看过用心写下的文字的作者,每一个字能出现在我眼前都是极其不容易的事情。
也感谢所有看过我文字的读者,曾点下tag点进每一篇文章,都是穿过混成一团的千万缕细线,曾盈盈握住了我的这跟颜色并不鲜艳的线。

这跟线不会不断的。

社交网络永远是个让我分散现实生活精力的工具而已。

但是诚心希望这根脆弱的线还能撑一会儿的时候,我们都是快乐的。

毫不犹豫的打了半小时字也不知道打了点啥,脑子里有了什么就打了什么吧。

就是个絮叨。

结束,睡觉。

(6.18看到又有人离开 所以把这篇放出来看 唉)

【昊丞R】先生、私を好きになれますか?

※又单纯是车
※如题所示学生x老师 讲台play
※题文有点关系 
(但跟格式相似电影无关 因为是起名废所以借用了对不起

※避雷条目
1.仍然未成年设定
2.年龄操作有
3.全文100%OOC有
4.昊丞不逆

注意避雷 点开即为不雷 接受对剧情文笔的辱骂 不接受对以上雷点的辱骂

一脚油门冲向悬崖。

诚心感谢各位肯点开科三连挂两次无证车手索然无味的车🙏

 

今天也在求4努力一点了

半夜开车精神萎靡写的什么自己也搞不清楚

(2018年5月10日 贾斯汀饭橙橙圆了我的梦)

这对我真的从没想过搞❌

侃真的没说错,花妈流下热泪。

FCC求你给我留点血吧(不用!)

黄明昊你胆子真的大我真的佩服你

我只想狠狠C这位宝贝帅哥了

黄明昊你不来我就让你其他几位哥)上了啊

(从我中午修完这几张图以后 我就没出来过)

【富贵皇权R】マインドブランド(ABO)

※就单纯是车(ABO)

※题文无关 随机抽选歌单里一个歌名

前情具体设定点这里

※避雷条目(以下内容请认真阅读)

1.A方未成年设定有

2.在O方发情期下的OOC很有

3.昊丞不逆

注意避雷 点开即为不雷 接受对剧情文笔的辱骂 不接受对以上雷点的辱骂

这次是真的链接

诚心感谢各位观看!

 

 

 

(瞎叨叨几句:开未成年车每打一个字都在受着道德上良心上的谴责 本来中段就结束的 因为xxj剪刀腿生生加了2000字 对车来说有点太长了)

分享图片
 

【富贵皇权】一个狗血俗套但我就是无法住脑的大纲

《一个狗血俗套但我就是无法住脑的大纲》

 

※富贵皇权(昊丞)不逆甚至ABO

 

※两千字的大纲

 

 

小贾家世代是范家的执事,丞丞七岁从国外回到本家的时候小贾才五岁。

 

小贾一直接触良好的管家教育,丞丞散养傻不愣登的,回国没人跟他玩就老缠着小贾玩,小贾其实太小,玩不了七岁大葛格的游戏,但硬是要装的跟真事一样陪小少爷玩。

 

就这么一直装成熟装到几年以后小贾真的比丞丞成熟的多。

 

丞丞到读高中之前一直都是请老师到家里上课,不谙世事的,朋友也只有小贾一个,虽然老让小贾叫他哥哥但是超依赖小贾。

 

高中丞丞有点点叛逆了,想去学校体验集体生活,家里同意了去念住宿的贵族高中,但是小贾年龄不够不能去,丞丞知道了闹着不愿意,心里矛盾,想去又不想离开小贾。

 

小贾就拼命学习,跳级通过了很难的入学考试,成功的跟丞丞过上了豪华二人间的宿舍生活,但是随机排班没排在同一个班。

 

在学校里丞丞家大业大的又帅又一副(装的)表面高贵冷艳的形象,大家都跟他玩,丞丞过得也很开心,有了小贾以外的好朋友,回到宿舍还特别兴奋的跟小贾分享,中午吃饭都从二人餐变成三人餐四人餐。

 

小贾因为年龄小长得矮又不是少爷就被贵族学校的大少爷们欺负了。

 

丞丞隐约有点发现但是不太懂为啥,觉得小贾那么厉害那么棒,怎么会有人欺负他呢,就没当回事。

 

小贾确实很酷,用聪明才智欺负回去,大少爷们也不是什么真心眼坏的,几回合过后,反而跟小贾成了朋友。

 

但是之前有一次小贾受欺负在楼梯上被恶意推搡崴了脚,看到丞丞跟同学一起路过却没来帮他。

 

小贾就强行说服自己他跟丞丞是主仆关系,丞丞原来是因为只有他才会那么依赖他,现在他已经有新朋友了,自己也没理由看到丞丞跟别人交流就浑身不爽,他俩应该回到正常的主仆关系上。

 

其实丞丞只是以为小贾的朋友在跟小贾闹着玩,他看到小贾摔倒了有点想去帮他但是又觉得自己都有新朋友的也不能拦着小贾交朋友,就忍着没去,想回宿舍再关心,但是当天他们班做实验太晚,回去以后小贾已经睡了。

 

那天以后小贾开始找各种借口不跟丞丞一起吃午饭,一开始傻丞丞都信了,后来老不跟他一起吃丞丞也觉得不对劲,就悄摸跟着。

 

那时候小贾已经跟欺负他的大少爷们和平相处了,自己一个人吃午饭被少爷们看到了就演变成了一起吃午饭,被丞丞看到了。

 

丞丞就有点生气,但他又理解不了为什么生气。

 

第二天非缠着小贾一块吃,第三天小贾又说有事,丞丞委屈小贾心疼但还是狠心说其实有朋友等他,丞丞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想让小贾跟他一样有朋友又不想看到小贾跟别人关系好,小贾趁他犹豫就走了。

 

小贾渐渐发现丞丞在看到自己跟别人关系好的时候老黑脸,跟自己一样不愿看到他跟别人接触,虽然知道这样不对但就很高兴。

 

小贾老有意无意的在丞丞面前故意跟别人举止亲密逗他,丞丞搞不明白自己的心情,但他知道自己撒娇小贾没辙,就老在小贾面前撒娇。

 

离小贾的恢复主仆关系计划越来越远。

 

傻丞丞有天看了别人谈恋爱,丘比特终于指了条路给他,他悟到自己可能是喜欢小贾。

 

但是小贾面对他一直那样表面上中规中矩的现在还跟别人老关系好,他搞不明白小贾就缠着恋爱经历丰富的学长,哥哥哥哥的问汲取经验。

 

小贾不知道丞丞问的什么内容但是他最讨厌丞丞傻呵呵的管别人叫哥哥。

 

小贾生闷气火越积越大,于是某个夜晚丞丞在哪个哥哥那喝了几点酒还带回宿舍两瓶的时候,小贾对嘴吹了半瓶后,走上前把丞丞亲了。

 

丞丞懵了问他醉了吗,小贾说醉了。

 

真正醉了的傻丞丞说醉了就好,这样我说我喜欢你你就记不得了。

 

丞丞以为自己做了个梦,结果醒了以后小贾笑嘻嘻的久违的叫他声哥哥又亲他一口。

 

丞丞说,我的老天爷啊。

 

 

 

然后是一年多甜甜蜜蜜的小学鸡单纯恋爱生活。

 

单纯到我都忘了这是篇ABO的时候,高中最后一个暑假到了,丞丞是放假了,小贾被送去管家专门学院封闭学半个月的课程。

 

丞丞在这半个月里分化成了Omega,丞丞有点苦恼了。

 

因为他姐都是个强势的Alpha,他以为他顺理成章的就会成为Alpha呢,虽然在他们单纯的恋爱里他也丝毫没觉得小贾有被他压的自觉,但是丞丞的潜意识里糯糯的管自己叫哥哥的小贾自然会分化成Omega。

 

丞丞不想跟小贾当姐妹啊,于是他决定在小贾还小没分化前能瞒一天是一天。

 

靠着闻不到信息素的没分化的小贾和无副作用的昂贵高级抑制剂,丞丞安然度过了小贾结束培训回来的暑假和开学后第一个发丨情期。

 

丞丞感觉到第二个发 情期快来的时候才发现抑制剂用完了,打给家里寄来也要一天的时间。

 

傻丞丞请了病假在宿舍,想小贾没有分化一天时间他装病了还能扛过去。

 

结果小贾担心丞丞,也请了病假,一回宿舍被恋人强烈的信息素刺激的提前分化了。

 

毫不意外是个Alpha。

 

 

这下丞丞知道了原来小贾可以边糯糯的叫他哥哥边进入他身体。

(↑作为大纲拥有一个假链接是合理的。)

(嘻嘻补全了)

 

 

ps大纲可能不会完善成正文了,但是链接里的车我大概忍不住会开,假如开了看接受度再发吧(害怕)

感谢看了一个这么俗套的大纲!